清脆的碎裂声回荡在空旷的工作室,然后一点点将它们还原成我希望的图案。漫长得像是时间静止,再回过神来天已经黑了,于是开始明白生命就是这样一点点流逝。不知道何为救赎也不明白每个赶路的深夜江南的风裹挟着我不断向前向前,而我只想回头看一眼路灯映衬下的一树繁花,好像每年总是对同一株樱树情有独钟。如此漫漫又飘然回旋,我想我是再没机会见到那年杭州的雪。而我为什么忘不了又为何对江南有这般眷念。

评论
热度(1)

© 时间断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