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队拟人|CP皇米无差/双红会]昼(欧冠决赛背景注意,已完结未修改)

欧冠背景注意,xjb写,小学生文笔,没有剧情的复建产物
利物浦米兰曼联球迷注意避雷,我还想活久一点x

—————————————————————————

 

01.

 

待到奥林匹克球场的最后一丝喧嚣散去,周遭变得安静起来。没有了胜者排山倒海般震耳欲聋的欢呼庆祝,此时此刻,连鞋底踏在草地上的细微声响也被放大。球场的灯还亮着,皇马抬眼看着被弧形顶棚分割的天幕,不由得眨了眨干涩的眼睛,甚至觉得那白色的光亮有些过于刺目。

暮色四合,繁星重新夺回本属于他们的位置。五月的基辅夜晚微凉,被风带起的纯白落在皇马肩头,他也只是一动不动地驻立在场边,垂眼看着一地颁奖遗留下来的白色碎片。没有一丝杂质的白,周遭全是代表他的纯白,就连身后分割无数的浅淡影子也被铺天盖地的白色排挤,拉得细长。他的球员们方才在这片绿茵场上夺得了属于他们的奖杯,欧冠改制以来史无前例的三连冠。他甚至有理由相信,多年以后人们会说,那是最好的时代,最好的皇家马德里。

 

远处隐约传来让人不安的声响,皇马这才发觉默西塞德人压抑的哭声如此清晰,竟如钝器一下一下击打耳膜。自己的对手竟然还未离开,心下揣摩着,皇马稳步向对方所在的更衣室走去,在透着一线亮光的半掩的门扉前停下脚步,透过门缝看到坐在角落里抱着膝盖伤心的利物浦,红色的身影还随着啜泣微微起伏抖动着。皇马抬起的手在空中停顿了半晌,又垂落下来。

更衣室已经空了,只留下作为球队象征独自承受眼泪的金发青年,以及一地狼狈的落寂。

于是他识趣地,站在更衣室的门外默默点燃一根烟,出于习惯或者别的什么——即使他并不喜欢这种味道,不过试图以此来平复心情,并且还踌躇了半晌要不要进去安慰哭得失声的利物浦。并非愧疚,只是单纯地出于礼貌(或者人们所说的,符合其身份的教养)的考虑去安慰一下对手。作为胜利的一方不适时的出现未免过于鲁莽,何况他也知道,那是这个球场沉默的另一半

 

他自然知道每场比赛过后,球迷和媒体总有自成一派的说辞。对于皇马而言,无论比赛过程如何,他永远认为每一场胜利都是应得的。诚然,高傲如皇马也从不同情败者——这类论调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都像是他人给皇马安上的那些可笑的、有失偏颇的设定(或者说是标准),每每如此,皇马不过一笑了之,不仅‘欣然接受’,甚至成为马德里人在应付他人无关痛痒的轻蔑之时半真半假的自嘲。

然而皇马并非不明白这种感觉,第十冠他也等了很久,他不知道如果五年之前里斯本的夜晚他未能捧得奖杯,皇家马德里是否还能有如今的成绩。一切都像宿命一样,利物浦没能挣脱,也未能再次上演人们(除了某个意大利人)所希望重演的奇迹。这些年皇马欧冠冠军拿到手软,即使荣誉似乎早就冲淡了此前一切辛酸往事,人们也没有忘记当年那支拥有众多巨星的银河战舰一次又一次止步十六强。如今屹立在欧洲之巅的皇家马德里,对于眼下的境况,原本平静的内心竟然因为对手的哽咽和眼泪掀起一丝波澜。

 

同样作为球会的皇马自然知道,对于利物浦来说这样一个冠军他有多么在乎。那是漫长岁月里一代又一代球员和球迷们所渴求的,宝贵且来之不易的荣耀。而在这场比赛之前,利物浦距离梦寐以求的圣伯莱德杯只有一步之遥。

但是在手中的烟丝燃尽之后皇马还是掐灭了烟蒂选择离开。他不会明白来自偏远低调默西塞德郡的利物浦是如何隐忍拼搏才得来今天的成绩。而他不同,他是代表卡斯蒂利亚的皇家马德里,是二十世纪最佳俱乐部,他的身后站着上亿球迷,全世界球迷的目光总会聚焦在他的身上,他知道只有一次又一次的胜利才能不让自己向来苛刻的球迷感到失望,他们早已习惯看到自己支持的球队不断打破新的纪录。

现实很残酷,多年以后,绿茵场上的胜负不过一个数字,而人们总是习惯记住胜者。随着时间的推移,没有人会再去议论比赛的过程。

 

远处教堂钟声敲响,时间已过零点。皇马知道,在这座已然安静下来的球场之外,从全世界赶来,说着不同语言的各自球队的追随者们还在彻夜狂欢,歌声仿佛永不止息。在他们的世界里甚至无所谓输赢,对这些狂热的人们来说,足球就如同一场精神盛宴。等天亮以后人潮散去,如星辰在白昼来临之前渐渐隐匿一般,又将重新归于平静。

 

 

02

 

皇马从球场后门离开的时候不出所料遇到了明显等他多时的米兰,他一言不发地上下打量了穿着一身仿佛出席什么隆重仪式的西装革履的意大利人,只是象征性地打了个招呼就头也不回朝前走去。米兰见状迈开长腿,快步跟上浅色头发的西班牙小少爷,几近随意地抬手拍拍他的肩膀,“嘿,你这什么表情?怎么一点也不像夺冠的样子啊Real。”

皇马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要知道意大利人并非不了解他的习惯,这么多年来皇马对于比赛的态度一如即往。无论结果如何,就算遇到相对少见的大比分失利也似乎不为所动,米兰心中有数,皇马表面上的淡然不过常态。

“如果你是来祝贺我的话,心意我领了。”

“怎么,五年四冠已经让你习以为常了?”黑发的伦巴第人毫不掩饰嘲讽。十年之前那支实力同皇马不分仲伯的米兰,随着黄金一代球员的退役早已远去。短短几年,落入低谷的意甲劲旅,同皇马的差距变得愈发难以追赶,更不用说现在的他连好不容易争取而来的欧联席位都巍巍可及。

米兰也不会告诉皇马,其实他有些怀念从前那个说着不想让球迷失望,输了比赛会伤心难过,拿了冠军能兴奋得一晚都睡不着的曾经的马德里小少爷。在米兰过于纷杂的记忆中,他已经忘记了皇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如今这般不苟言笑,看起来多少有些不近人情。

于是后来的米兰愈发希望看到骄傲的马德里人在自己面前示弱的样子。无论是在绿茵场上,在更衣室里,在酒吧的包厢,旅店的房间或者…他们各自的床上,凡是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场合,米兰总是以种种皇马意料之中或者料想不到的方法,乐此不疲地试探着皇马的‘底线’,并且不断试图寻求那一份看起来难以企及的特殊。

而在意大利人锲而不舍的‘追求’之下,皇马也确实给了米兰他想要的那份特殊,一次又一次地,在米兰意想不到的场合亦或是料想之中的境况之下。

 

“国家队不需要集训的吗?”

“Real…那只是友谊赛。我们连世界杯都没进。”像是戳到米兰的痛处,对方的音调里带着点做作的委屈。又是习以为常的调侃,此刻的皇马一点也不想搭理他,于是不再接话,却未曾想竟和远道而来的曼彻斯特人打了个照面。

“恭喜夺冠,Real”没有多余的客套,相比米兰曼联明显识趣得多,皇马心想,只见曼彻斯特人的目光越过自己的发稍,抬眼就对上米兰意味深长的灰绿色眸子,在黑夜中闪着危险的光——当然这都是曼联的错觉,事实上意大利人对于他的出现只能说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球场门前无意间相遇的三人面面相觑,空气仿佛凝固了几秒。米兰和曼联都算是皇马的老交情了,他们各自叱咤欧陆之时也曾同皇马并肩而行,如果说非要有什么共同点,不过当下各有各的不得已。两个老牌劲旅如今的实力终究不能同日而语,甚至难得在同一个场合碰面。相比风头正盛的皇马,他们只能投以带着不甘的羡慕的目光——于奖杯,于荣誉,甚或于皇马本身。于是在这种情况下的相遇就不免显得有些……尴尬。

“呃…他还在里面吗?”打破沉默的是曼彻斯特人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看起来莫名还带着点傻气。其实谁也说不清曼联到底是来找皇马还是利物浦的,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一个是曾经的老友、往昔的情人,一个是相爱相杀的百年死敌,曼联同他们的交情着实不一般。

对方显然是明知故问,不用说也知道英国人早就等在门口,利物浦若是真的先他一步出来,皇马也许就不用目睹如此难堪的场面。皇马点点头绕过了曼联,留下身后一脸错愕的米兰,意大利人片刻之后才跟上皇马的脚步匆匆离开。

 

皇马提议步行一段距离回他们所住的酒店之后就再无言语。

一路上二人难得默契,谁也没有开口打破沉默。他们特意绕过被双方球迷“占领”的繁华的街区,向着约定的目的地行进。即使如此,一路上遇到的三三两两零星球迷,到处张贴的关于这场比赛的标语和悬挂的装饰,无不体现出这座古老的东欧城市,在今夜被两种不同的颜色一分为二。

皇马同米兰并肩穿梭于基辅的街巷,他看着对方雕塑一般线条分明的,被街灯镀上一圈令人晃神光亮的侧脸有些出神。甚至错觉,有一瞬间从对方如潭水般透彻的眼里看到了说不清是倾慕或者别的什么情绪。虽然皇马并不想承认,那双少见的,会在不同光线下变换颜色的灰绿色眸子——一如米兰同他并肩的往昔岁月一般星辉灿烂,依旧令他为之着迷神往。

 

 

03

 

其实利物浦早就察觉到了站在门外的皇马,在听到对方离开的声响,这才抬起头往门口看了一眼,泪水还在泛红的眼眶里打转。他并不希望对手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只是在那个当口他无法收住铺天盖地将自己吞噬的情绪,只能假装没有看见,并暗自祈祷对方回去就忘了曾经目睹他如此狼狈的模样,如果可以,下赛季的欧冠比赛最好也别再碰面了。

 

曼联推门进来的时候,利物浦早就平复情绪打点好一切准备离开,甚至都没有多看曼彻斯特人一眼,就侧着身子快步绕过对方出了更衣室。默西塞德人的脸上有瞬间的慌乱,显然忽视了曼联赛前给他发来的短信。曼联还没来得及抱怨今天完全不被两位老交情放在眼里,就看到了利物浦人哭得有些红肿的绿眼睛。而后者也明白这一点,刻意回避来者的目光。

曼联不自觉地蹙眉,笼罩在对方周围空气里的压抑着实让人不太自在。于是他跟在利物浦身后出了还没待上超过半分钟的更衣室,难得一言不发地缄默着。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不同于以往的语调,默西塞德青年语气里的冷淡疏远甚至让曼联打了个寒战。他知道这场失利对利物浦的打击不小,但是在看到对方的态度后还是吓了一跳,甚至以为利物浦下一秒就要对身为死敌的曼联下逐客令。

他没有回答对方的疑问,注视着利物浦人相较自己而言线条柔和的面容,那张曼联无比熟悉的薄唇动了动仿佛要继续说些什么。可是利物浦的喉咙里没有任何声音发出,只是继续保持缄默。

表面上粗枝大叶的曼彻斯特人此时却本能地感觉情况不妙,他甚至发觉自己今夜感官一反常态的敏锐,无论是周遭修罗场般的气氛还是他人的神态里未尽的言语,或者其他难以描述的境况,总是能在第一时间捕捉那些与平日不甚相同的地方,他并不喜欢这种类似于惊弓之鸟的感觉。

 

“利利,回去吧。”曼联给利物浦递上自己的外套——那是用于混在人群中的伪装,没有任何关于自己的标志,也并非属于他和利物浦的鲜艳的红色,只是很普通很低调的浅淡的冷灰色,在球场逐渐暗淡的光线下,看起来甚至有些陈旧,如同他的城市常年阴翳的天空,也如利物浦当下被灰霾笼罩的心境。翠色眼睛的金发青年接过带着曼联体温的外套时小声说了句谢谢,连曼联顺势拉住他的手腕都没有拒绝。

他很累了,即使拼尽全力奋斗了一个赛季依旧未能改变结局。虽然比赛的结果意料之中,即使如此,开场仅仅二十五分钟,主力前锋萨拉赫的伤退还是让他始料未及。这毕竟是利物浦十一年来最接近胜利的一次,但是绿茵场上没有如果。这个夜晚发生的一切仿佛抽空了他所有的力气,连平日针锋相对的死敌来找他都没有拒绝的心情。

 

“我知道的,利物浦。”曼联试图安慰他。

听闻曼彻斯特人的这句话,他本能地想回以“你知道什么”。话到嘴边没有出口,只是一句象征性的“嗯”。利物浦吃力地牵动着面部肌肉,嘴角扯出一丝难看的弧度。他原本只想一个人待着静一静,可是他的死敌显然不这么认为。

“谢谢,我没事。”

曼联看着有些心疼,他也明白败北的滋味。自从弗格森爵士退休以后,近几个赛季他也没有好过多少,更别提他现在心下还在担心着往昔主帅不甚乐观的健康状况。这些年来教练也换了一任又一任,在这个赛季之前甚至没有欧冠可打,直到现在的穆里尼奥执教才重又显现出红魔的血性。

 

今天的利物浦一反常态,就连曼联提议要开车送利物浦回他下榻的酒店,默西塞德人也没有回绝。一路上利物浦只是坐在副驾驶愣愣地望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色,东欧的吹拂着利物浦半长的金发,第聂伯河两岸灯火辉煌。那些口号,那些歌声以及狂欢的球迷似乎同他无关,即使他也知道还有流连在基辅街头迟迟不愿离去,依旧恋恋不舍的利物浦球迷所组成的红色海洋。无论自己的成绩多么不堪,他们从来都没有放弃自己,永不独行的歌声飘扬远方。

 

曼联察觉到了利物浦的异样,于是摇上车窗,将音乐开得很大声,以为可以就此掩盖街巷里如潮水一般的鼎沸人声,在路口等红灯的时候故作轻松地敲击着方向盘,并且试图和利物浦聊些其他的话题转移注意力。然而后者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还未晃过神,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曼彻斯特人。

“曼联,把音乐关了吧。”

在滔滔不绝的轮番攻击下,终于得到对方完整回答的曼联松了一口气。

 

“累了吧,今晚好好休息一下。”

“嗯。”

“我陪你。”

“好。”

于是在下一个转角,在他们终于避开人潮,驶入基辅郊外僻静街道之时曼联关掉了导航,载着利物浦在异国陌生的街头漫无目的的飞驰着。

 

 

04.

 

距离欧冠决赛仅仅五天之后,齐达内辞去皇马主教练的新闻就震惊了足坛和各大媒体。

除了早就了解情况的俱乐部高层,谁也没有想到第一次执教一线队,仅仅两年半就带领皇马豪夺欧冠三连以及其他六座奖杯的传奇教练会在此时宣布离开。

得知这个消息的米兰算是明白了那个夜晚,皇马脸上略带失落的表情。

这是法国人第二次在最好的时候和皇马道别了。一如十二年前的齐达内在状态尚佳的时候宣布退役。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每个效力豪门的球员都明白,能在皇家马德里这样的俱乐部挂靴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皇马了解他,也尊重自己最为喜爱的5号的决定。

毕竟,与其功成身退成就一段传奇,远比未来的某一天因为各种原因成绩不好,被严苛的球迷声讨因此下台来得明智得多。

 

但是说不难受都是假的,虽然皇马早就习惯了同自己的球员或者教练道别,他知道无论他的球员多么喜爱他,哪怕他们真的甘愿为他奉献一生,也都只能同他相伴一段不长的时光。十年八年,对于球员来说是宝贵的青春,也足够成就一代人的记忆。那些与他漫长到看不到尽头的生命相比十分短暂,甚至是微不足道的日子,皇马不会忘记为他效力的每一个球员。面对传奇的告别,无论多少次他依旧会为之动容,即使早就不会再将那些不舍的情绪表现在脸上。

在新闻发布会之前,皇马甚至没说任何一句挽留的话。在法国人拥抱自己的时候,也只是微笑着祝他好运。

他看着教练依旧挺拔的背影,有些感慨。八百多天于他而言并不算什么,不过弹指一挥间,可这八百多个日夜,对于他们的球迷,他们的球员来说,有可能是他们此生最美好也最为难忘的时光。

他不知道还要等待多久才能再次拥抱这样美好的时代,一切都刚刚好。刚好拥有这样优秀的球员,也难得这样适合皇马的教练,以及被命运之神眷顾的好运气,可遇而不可求。也许下个欧冠冠军很快就会到来,又或许是个十分漫长的厚积薄发,艰难寻求突破的过程,就如他之前等待三十多年的第七冠一样。

 

“我真的很抱歉,Real。”皇马收到利物浦发来的短信,“虽然如此,我还是很羡慕你。”

皇马没有思考就删掉了这条短信。对于齐达内来说,无论作为球员还是教练,对于皇马,除了国王杯,他已经没什么遗憾了。

 

欧冠决赛之后的那个夜晚,皇马坐在酒店的落地窗前,往着窗外出神。这个位置能将基辅最美的夜景尽收眼底。看着这座他并不熟悉的东欧首都最为繁华地段的万家灯火,皇马没由来的感觉有些疲惫,他闭上眼睛,微不可闻的叹息还是被一旁的米兰察觉。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拿到第十三个欧冠,要是让几年前还难以在欧冠赛场上突出重围的那个皇马知道了,怕是连他自己都难以置信。

 

显然,意大利人察觉到皇马今夜的淡然与平日的不同。有什么事将要发生,历史或许就此改写。在这个时代,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失败是,胜利亦是。所有的一切都如烟火,胜利和荣誉不过一瞬的美丽耀眼。但也只需要一霎那就足以载入史册,也足以让亲眼见证历史的人们永生难忘。

有时候一个时代的落幕不过顷刻之间。米兰深谙这个道理,他十年前经历过的,一直到现在都还耿耿于怀,过往岁月里所有的不得已,所有的委曲求全和无可奈何,所有的遗憾和不甘都无法用日后的胜利和奖杯来弥补。他也知道,现如今强如皇马亦是如此。十年前的米兰,那一代的球员们拼尽自己的青春,倾其所有也无力改写盛极转衰的宿命。

 

“Real,无论未来如何,现在是享受胜利的时刻,属于你的独一无二的胜利。”

几十年内或许都没人可以超越你。米兰将后半句话咽了下去,他可没有随便灌别人毒奶的习惯。

虽然很难,但是意大利人从未放弃过有朝一日能超越皇马的幻想。虽然目前连欧冠都难以打进的米兰而言,这个希望是越发渺茫了……

 

“Real,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

“你是指什么。”

“你不想辜负你的球迷们,你说你是他们的希望。”

看着又一次陷入沉默的皇马,米兰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想。一定有什么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并且这种变化是被动的,皇马无力解决亦无法挽回。意大利人起身他给了小少爷一个拥抱,事情很快就会有答案,他并不急于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他没想到这个答案来得如此之快。于是他想,那个时候也许只是皇马的直觉,也许是他早就预料到的一些无可奈何的事。又或者,是皇马早已得知的决定。

 

然而他并没有什么时间伤春悲秋,很快他将要打点行装,跟随西班牙国家队远赴俄罗斯——世界杯近在咫尺。这个夏天之后,对皇马而言也将是一个新的征程。绿茵场上没有哪支球队能够长盛不衰,历史需要经由不同的人来谱写。一个时代的结束,同样意味着另一个时代的开始。

 

End

评论(6)
热度(16)

© 时间断层 | Powered by LOFTER